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都很感谢…
原名澈与,有点懒的人类观察者。

近期的点文,黑白伊

(是甜味的冬季呀ovo)

不知道是小道消息还是科研结果,全球变暖的第一个表现就是极寒。

费里西安诺坐在滑雪场边的休息长椅上,夹着手套,拢手哈一口气,冻得冰凉的手指在手机上划戳。新闻里提到大陆另一头的西伯利亚冷气长驱直下,一路降雪,几乎把雪下到了北回归线,那些几乎没见过雪的地域一片狂喜。他莫名地想起住在南边的哥哥和安东尼,他们第一次见到雪是什么时候,什么反应?他不自觉地笑一下。

虽然冬天的白朗峰很美。

新雪比陈年的积雪松软轻盈,他举着炮筒似的单反一路走一路拍,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使他新奇,寒冷和冰雪看上去比实际更贵重,但他有点想念夏日地中海的阳光了。

没有雪的冬天怎么能称作冬天?他和卢西安诺的假期正好撞上,比起那个所谓双胞胎带些恶意或威慑似的的“小玩笑”,他更讨厌一个人出游,所以他邀请他一起来雪山度假。路上居然相安无事。他熄灭手机屏幕,有点犯困,或许是长途跋涉的结果。他靠着椅背,眯着眼睛找场地里卢西安诺的影子,卢西安诺倒是相当精力充沛……我也在滑雪,越来越快,树木冰川飞快地向后倒,掉在后面玻璃似的碎了一路,化成水一路流到亚得里亚海………

“ve…!”

费里西安诺惊醒的时候已经是黄昏,卢西安诺站在长椅后面,正旁若无人地把手插在他的领子里。

“你睡了多久?”卢西安诺低下头倒着看他睡眼惺忪的样子,红发正好垂在费里西安诺鼻尖上。

“嗯……我不知道…”费里西安诺揉揉鼻子,“你手好冷!”

“所以你要帮我暖手呀。”

“你在欺负我,我…”他一时想不起拿什么反驳,“我该走了…!”

“好好,回旅馆?”

“你先把手拿走…”

评论
热度 ( 22 )

© 疑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