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都很感谢…
原名澈与,有点懒的人类观察者。

广告牌。

十几年前我还不认字的时候,广告牌都是红底黑体白字。那时我根据幼稚的经验以为一切东西都隐藏着什么秘密,尤其是千篇一律的东西,它一定有规律,所以我去问我妈:“那上面写的什么?”

“修水管。”她说。

我感到非常不可思议,修水管是什么?这三个读音后面一定有什么深层寓意,或者规律,它一定不是字面意义上那么简单。我不能承认这种无聊的规律,因为什么都该有规律,规律该是复杂精妙的,你看叶脉,你看昆虫的脚。“修水管”,这太无序了。

“上面还写了什么吗?”

“疏通下水道,更换水龙头,你问这个干什么?”她说。

“真的只有这些吗?”我很震惊,“那这种东西有什么存在价值??”

她又说了些我那时不能相信的话,说什么这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,你不该看不起他们,blablabla。我理解她的话了,但是她明明在跑题,这后面没有规律?真的没有规律?那太无聊了,这么无聊的东西在自然里是绝对不被允许的才对。最后谁都没有说服谁,谁都没有被说服,只不过小孩子是没有反驳的胆量的。

几年后我开始理解人就是很无聊。十年后我开始向无聊妥协。小孩子从明事理开始就被从天上拽回地面了,踩在地上就变成平庸功利为生存奔波的凡人了。

我只能说,这也蛮好的,但就是很难过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2 )

© 疑见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