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一个小红心小蓝手都很感谢…
原名澈与,有点懒的人类观察者。

永灰,短打

永乐感觉到灰羽的手指从背后攀上来。“医生,”背后的声音顿了一下,“我想睡你。”

没有那么简单。永乐想。他猜自己会接住偷袭的尖锐金属,但是没有。灰羽从他身后把手暧昧地探进他的衬衫,即使是在夏天他的手也有点凉。永乐一时忘记该如何应对这种情况,他分明擅长在社交场诱拐年轻美丽的肉体,然后把他们变成永远年轻美丽的肉体,这本来就是自然而然简单的事,但他从未想过用这种方式和灰羽调情,无论是社交场还是在私人空间。灰羽有哪里不一样?他接住灰羽的手,没有用力,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他在握着灰羽的手向下移动。他开始觉得燥热,但是不该如此,哪里不太寻常。灰羽的表情一定还是系统默认的笑脸,他突然这样想,这个想法让他觉得不太舒服。虚伪的人本身就能接近直觉地察觉另一个虚伪的人,同时反感被另一个骗子当成平凡的受害者。

不过既然是灰羽,他心里一动,捏住灰羽的手腕,布料下面摸到刀尖的形状,他不觉得惊讶。“被发现了,果然是医生。”灰羽连声音都是笑的,顺手捏了一下永乐的指尖又倏地抽回来。“你应该诚心一点,那样会合作得更愉快。”永乐侧过头看他,他知道刚才的生理反应难以掩饰,但是灰羽的动作也比平时慢多了,那的确是非理性的速度。“好啊,合作愉快。”灰羽捞过纸盒装的巧克力奶,形式地碰了一下桌面上永乐的杯子。

灰羽觉得口干舌燥。总算没有说出来,他想。那刀片并非真心,但是“我想睡你”也并非完全真心。走在这条路上留软肋太危险,那句说不出的话是无论如何不能当真的,他甚至开始庆幸永乐替他留了条后路。

“晚安。”灰羽嗤地吸完最后一口齁人的巧克力奶,依然形式地笑着向搭档摆摆手,“梦里记得想我。”




(看到熟人的微博:现代“我想睡你”比“我喜欢你”更含蓄,就,很想写x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8 )

© 疑见 | Powered by LOFTER